2004年7月25日

起了個大早,搭乘Hellas Jet飛機,飛往世界著名的首都-巴黎.精打細算的Touri訂了時間超不錯的班機,早上7:25起飛,9:55就到巴黎了,真是不浪費時間,可以好好的玩.

當我們到了巴黎的CDG airport,機場的設計讓我忙著不停的拍照,完全不同於希臘ATH airport的設計,有段很長的快速通道一下往上一下往下,不久,就到了手扶梯,好幾層上上下下的手扶梯 (位於building的中間),周圍有透明的大玻璃可以看到機場週邊的check in處及機場外面.最讓我訝異的是, 沒人check我的VISA跟passport,是不是歐洲的機場管制都這麼鬆阿?? @_@

初到巴黎的我,雖然手上有一本不錯的travel book,有詳盡的metro map及巴黎市的map,但是到之前我沒好好的給他K一下,只K了哪裡有名牌店可逛,所以就得靠Touri這個”巴黎通”囉.一出機場,拖著Themis借我的行李箱(我的行李箱太大了,所以Themis弟弟友情贊助他心愛的行李箱給我帶去巴黎)和Touri很快就找到通往metro station的免費bus.此bus可到高速郊外鐵路(RER) B line,一旦你坐到此line,你就可以輕輕鬆鬆連結到Paris四面八方都通的metro system.

巴黎今年夏天的氣候很棒,沒有像去年一樣的熱浪侵襲,平均溫度約24-26度,真是散步的好天氣.首先我們先到旅館check in,放下重重的行李,就可以出門去晃晃.我們的hotel是Hotel des Voyageurs, hotel離Denfert Rochereau這個metro station很近,到市中心去很快.飯店雖不大,但是很乾淨,提供免費的網路可上網,附近也有supermarket, McDonald,餐廳等等,應有盡有.飯店的服務人員很親切, 0 F(就是台灣所謂的一樓)的餐聽牆上掛著無名畫家的畫,整體的感覺很舒服,不愧是藝術之都-巴黎,隨處可看到藝術創作作品.最最最重要的是,這家旅館住宿很便宜喔,一個晚上才45歐元.嘿嘿嘿,Touri這個”巴黎通”真的是一極棒,不管是機票還是旅館,品質好,價格漂亮.

因為我們到的第一天是星期天,這天可是有跳蚤市場喔,所以第一站就是Montreuil Market (搭metro line 9,在Porte de Montreuil這站下車,然後步行約3-5分鐘).在這個market中,可看到許多有關非洲的東西,全新的,二手的,衣服,皮包,裝飾品,精緻的杯子盤子,什麼都有賣,品質嗎??普普通通,觀看個人喜好囉!!喜歡收集老東西及異國風味的人,有機會可以來這裡尋寶喔!! (巴黎著名的Carrefour也在這附近,不過因為歐洲的supermarket星期天可是不開的,所以我只能站在building外照張照片)

第二站則是世界聞名的高塔-Eiffel Tower (建於1889年,高320 m) (搭metro line 6,在Bir-Harkeim下車,步行幾分鐘就可到;要是懶惰不想走太遠,可搭RER C line,在Champ de Mars下車).在步行至Eiffel Tower時,Touri開始遊說我要爬上Eiffel Tower,對於平常沒在運動的我,這簡直是要我命的酷刑,加上我有懼高症,我真的可是掙扎了好久,不過,既然已經到了巴黎,要是我連Eiffel Tower都沒上去過,也真的很對不起自己,鼓起勇氣,貢獻了我的第一次爬超過10層樓的紀錄在Paris了 (感謝Touri在爬行中給了我不少鼓勵,我才能爬上Eiffel Tower,中間的爬行,我真的有幾度腿都軟了,不止是因為太累,也因為我真的怕高.好在每每我快稱不下去的時候, Touri都會握住我的手帶著我慢慢地往上爬,而當我爬上去時,才發現在Eiffel Tower上觀看整個Paris city是這麼的美,尤其是傍晚的Paris city). Eiffel Tower大致分成3層區域,只有一台電梯可以上去下來,所以若是想坐電梯登上高塔,可得等上1個多小時,若是用腳爬,一層樓約花20多分鐘,不過,最多只能爬到第二層,第三層就得坐電梯了.

在Eiffel Tower的旁邊是Parc du Champ de Mars,因為巴黎的黑夜要到晚上9點才來臨,所以雖然是下午5-6點,天還是很亮,可以看到很多的巴黎人躺在Parc du Champ de Mars的大草皮上享受夏日陽光.隔著Seine River(塞那河)的對面,則是Palais de Chaillot (夏佑宮). Palais de Chaillot建於1867年,內有博物館可參觀,前面有一大廣場,壯觀的噴水池,巴黎人隨意的臥坐在草地上,有人玩著非洲鼓,感覺很悠哉.剛巧中國大陸有一個舊石器展覽的在此展示,不過因為沒開,所以也只好錯過了.

天色漸漸暗了,我和Touri遲遲不肯離開Palais de Chaillot,因為我們等著Eiffel Tower晚上的點燈.當夜幕低垂時,可以看到Eiffel Tower的燈脫穎而出,整個城市似乎只剩下Eiffel Tower聳立在那.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Xristina 的頭像
Xristina

希臘媳婦勇闖歐洲 (Athens-Taipei)

Xri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